摘要:

听说临涣西街今天新开了一家茶馆,我就穿过两条街去找寻。很容易就找到了,因为时间尚早,还没有什么人喝茶。我就继续往西南走,看见了沿街有两间低矮的门面房。一位老人正在挪移一匹纸马。这匹马儿浑身彤红气宇轩昂,我眼睛为之一亮。
 
我进到屋里,细瞧这匹纸马,在挪动那个小纸人时候,粘了一手的浆糊。
“这是连夜扎起来的,北街有丧事,昨晚来通知的。”吴绍志老人说。你是哪儿来的?来拍茶馆吧?
“是的。临涣茶馆很有名的啊!”我问他,“你这匹马儿能卖多少钱啊?”
“你猜猜”?我这时候看清了老人的脸,又问“老人家今年多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