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

良虎良淑是长淮新村西门那间开水房主人的一对儿女。他们今年在合肥过年是因为没钱回阜阳农村。开水房实际上已经可以关门了,——因为长淮新村以南的住户全部都在年前的拆迁中搬走了。他们没走是因为开水房还没拆,偶尔长淮新村里还有人来打水;已经没人要房租了,还有就是良虎良淑上学和他爸就在附近打工。空旷的一条街也许只有他们一家还留在这里。

良虎的母亲到拆迁现场砸钢筋去了,良虎在家看门,有人冲水三毛五毛的放在纸盒子里。他一直在玩他的那支枪,他非常兴奋。告诉我枪是捡的,又告诉我要卖20多块钱呢!实际上我不会追问枪的来源。总之良虎有了枪那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!九岁的男孩,有了第一只乌黑锃亮的枪,那是多么强大的武装啊。


早些时候我去过他的住家,已经十一、二点了他和妹妹都没起床。外面下着雪,他和妹妹都猫在被窝里。他妈妈说没衣服起来冷。两个孩子很想吃床头挂着的咸鸭香肠。妈妈说那是过年吃的……,


妈妈的脚在拆迁现场被铁钉戳了个窟窿,脚肿得不能穿鞋,就用棉花毡子包起来。早上五点就起来挑水弄柴,一有空还是去捡拾废品,贴补家用。她也抱怨,抱怨孩子的爹,上个月只拿回来一百多元钱,说是参加传销被骗了,鬼才相信。要不是这样我们也能回家过年……


良虎有枪了!总是个好事,他非常满足。问我明天你来吗?明天你来照相吧,我有新衣服了。我问他,新衣服已经买了?他说晚上买,妈妈说晚上去超市买。后来我在拆迁的废墟里遇见了她妈妈,他妈妈说枪是她买的,为了不让妹妹知道,让他说捡的。他妈说年终考试考得不错,做梦都想要一把枪,我就……

他妈妈还在废墟里砸水泥混凝土,艰难地从里边得到一些钢筋。她说现在放假了,没人管了,前几天想砸也不成。我不知道他要砸多长时间才能买一把枪,还有衣服呢?她和我说话时没停下来,雪与粉尘在眼前四溅。

我离开的时候,仰脸看看天,晚上那雪还可能要下呢!不管怎样,良虎有枪了,他很高兴。





 

评论区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