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

想去黄山,起了这个念头就难以压抑得住。哪天去、做些什么准备也没有清楚的方案。八号想走,去车里拿导航仪,发现充电用的保险丝断了,找了一圈没找到。用惯了导航仪,没有它出门心里没底。九号,门前修路直接把路挖了。十号天降大雨,计划泡汤。十一号中午,保安说西边门有一个小时的放行时间,我先把车开出去,回来的路上看见小胡朝我跑来,送给我一粒保险丝,哈哈,那颗保险丝落在我的手心,所有的线路瞬间接通,走,现在就走!

一个人自驾去黄山,想走就走,这是一份自由。什么准备也可以不要,即便万事俱备,也会坐在家里。最要紧的,就是有能力处理在路上即刻发生的变化。旅行的下一步不知道发生什么!而一切,都应有解决之道。

下午1点,车子发动,试一下GPS的充电器还是不能用。这时已经箭在弦上了。上了G3高速,那辆六年的小车引擎欢畅,一路朝南。4点45分,到达黄山北大门,马上有一女人告诉我,索道下班了,最后一班是4点30,这里没有旅店,这是我家的酒店名片。我去售票处看看,果然空无一人。接过名片跟她说,你别跟着我了,我要小便。
从密林里出来,我已经有了主意,开车直接去了索道站,把车停在派出所的山墙边。进去看见一个警员正在炒菜,我稍等了一下,他也看见我了。你好警官,我想上山,山上的同伴已经开好房间,…… 他说营运是停止了,你可以去找他们商量商量看。我小跑去了索道站,在一间虚掩的房门里看见一位女孩子在看电脑。我说明情况,她提出看看我的证件,我立即递上去。她说一般情况营业结束了只能等明天了,原则上我们也不允许客货混装,因为您是摄影师,听说今天山上景色好,要上只能跟运水泥的车上去了,条件差一点……那时候我觉得这女孩子不仅仅是长得漂亮,简直就是天仙!……。
旅途总是山穷水复柳暗花明,这也是乐趣的一种吧。如果上不成山,住在山下,是不是也很有意思?对,那是另一个版本,我们还是看这个现行版——

新缆车可以装载100+1人,现在装载了五六吨水泥,另加了两个人。那个年轻的司机,打开了电门,他眼睛没离开手中的一个电子书,我也没打扰他。
我朝着四周白雾发呆,缆车缓缓上行,通过塔台时有明显的上仰,轻微的摇晃极像飞机在云中穿行。上得山来,即到西海宾馆,再往下走是排云亭、北海宾馆,与事先联系的洪师傅接上头就带我去清凉亭附近的旅馆安顿下来,乘着天没黑,去清凉台熟悉一下环境,回头随便吃一点干粮就躺在床上休息,想把前面的流程写在手机上,发现很费力,花了一个多小时后来还是删掉了,觉得琐碎。

从清凉台下来是遇到一位江苏江阴的影友,六十多岁,他说在山上等了一周了,也没见理想的天气,今天下午云开的一会儿他却在山路上,等到了拍摄位置,已经白雾紧锁。明天会有好天气吗?谁也说不清,拍黄山你只有等。
那天夜里3点30分左右,起夜时天下雨了,和着潺潺的山溪,显得雨势苍劲。等再醒来时已经6点40分,正常这时已经日出了。看着漫山的云雾也不会有日出,便不急不忙的往清凉亭上去,十几分钟到达那里,雾似白纸,能见度四五米,没有一点动静。等了一会儿下撤,在小屋里吃了些米糕,闭目养神。再次醒神,天很亮,赶紧拎包上山……


清凉亭是观日出云海的好机位,再往上是狮子峰,正在猴子观海的后上方,可惜封闭生养期上不去。
到清凉亭不久,突然云开雾散,我啥也顾不得了,赶紧拍摄!“你看到合适自己的,就不要撒手。Occasio前面有头发,但后面是秃头。”
果然,几分钟后,云雾重合,如悬万丈白布。我意识到今天有戏,云聚雾散会反复出现,我赶紧上更高的山峰选择位置。黄山真得神秘莫测,是摄影人的福祉。她的精髓就在于她的变化,就是站在同一地点,同时按动快门,拍摄的画面也是千姿百态,可谓任你风云万千,我只取一缕光影。

等云雾又一次闭合时,发现昨天江阴的影友就在我身边,他兴高采烈他说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等到了云海。我更高兴啊,心想事成!
那以后,从清凉亭到始信峰来回跑了好几趟,不知劳累的走动了七八个小时。我们总是这样,在一个地方等待云开雾散,它就是不散;你刚离开,云飞雾走精彩绝伦。仿佛是与我们开玩笑,——有游人惊呼快快快,快帮我照!拍照的人也在喊:一、二,——可到了三的时候,啥也没有。哈哈,黄山的云雾就是那样——“一二没有三”!我又想起“前面有头发,但后面是秃头”的那句话,暗自发笑。
到了下午三点左右,我拍摄了一百多张片片,有下山的打算。这是奇妙的一天,黄山对我不薄,我满心的感激并提醒自己不贪心。
索道很方便,10分钟就成。原计划赶到90多公里外的徽州区呈坎。到了岔路口,导航仪显示离家230公里。正犹豫时,导航仪没电罢工了。天色暗下来,问路的滋味很难受,还是回家吧。

于是我像一个成功的偷猎者,带着满心的欢喜,融于夜色…… 【20110522】
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